灾民主动与乡亲分享猪肉 称不能看着别人挨饿

阅读提示|昨日,来自政府、部队和民间的救援力量继续源源不断地赶往灾区,而大河报特派记者也夹杂在这股洪流之中。一路上,余震不断,滑坡泥石流频发,交通多次中断,给救援物资和救援人员的前行带来重重困难。经过近6个小时的跋涉,大河报记者才终于到达了鲁甸地震的震中——龙头山镇。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让记者不断沉浸在震撼和感动的情绪中。

在路上

“生命线”狭窄曲折难行

昨日早上6时,经过7个小时的连夜赶路,记者和河南户外救援总队抵达鲁甸县城,稍作休整后立即赶往震中龙头山镇。

龙头山镇距鲁甸县城约40公里,唯一的通道为昭巧公路,道路狭窄,蜿蜒曲折。灾后,这条路成为通往灾区的“生命线”。昨日上午,记者发现,该公路从县城出口西门牙口开始,路上停满了车辆,交警在路口设置了检查哨,实施交通管制,除救灾车辆、物资车辆、医疗车辆和设施保障车辆外,禁止一切车辆通行。

为了保障当地灾民和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救灾志愿者进出灾区,鲁甸县公交公司专门开通了鲁甸县城至龙头山镇的公交线路,但因滑坡泥石流导致道路中断和交通拥堵,公交车辆仅能在县城和小寨乡之间运行,运行里程约15公里。从小寨乡到龙头山镇之间20多公里路程,仍需步行。

免费公交成了“生命之舟”

“从早上到现在,啥都没吃!”公交司机马良金告诉记者,这条线路8月4日开通,每天从上午8时运行至晚上11时,由于进出灾区的人太多,他们自发延长运行时间到夜间12时30分。

因交通拥堵,公交车跑一趟约需两小时。马良金说,鲁甸县公交公司每天投入25班公交,所有乘客免费,大概能运送超过5000人次。

“坐车不收费,我们也是志愿的,都这种情况了,还提啥钱啊?”马良金说。

记者发现,公交车上大部分是从全国各地赶来救灾的民间志愿者,还有到县城采购生活用品的灾民。

“来来,你们辛苦了,喝瓶水,免费的!”在小寨乡的路边,一对中年夫妇正在招呼穿梭在路上的志愿者领取矿泉水。据了解,丈夫负责乘公交从县城买矿泉水,妻子则负责在路边发放。当天上午,夫妻俩发放了十箱矿泉水。

9名救灾的初三学生

记者在赶往光明村的山路上,遇见了9名十来岁的孩子,他们是来自鲁甸二中的初三学生。地震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冒着余震和滑坡泥石流的危险,徒步6小时走进震中,赶往灾区帮助灾民救人。在更多的救援力量赶到后,他们就负责在灾民安置点打扫卫生和维持秩序,直到昨日才撤离。其间,他们只吃了一顿方便面,夜晚就在灾区露天睡觉。

“我们回去休息下,如果需要,我们还会再来!”见到他们时,几个孩子正在用手捧着山泉喝水洗脸,看上去十分疲惫。

在灾区

要饿一起饿,要吃一起吃

因为滑坡泥石流等次生灾害频发,不少村庄救援物资难以到达,大型车辆无法通行,勉强运抵小山村的救灾物资都是通过小型车辆运送,运量小、效率低,位于震中的一些村庄饮水吃饭困难,但有粮的村民却能主动拿出粮食与大家分食。

灾民张艳青说,因为地震太突然,大家逃离时根本来不及搬运粮食,使得粮食都被埋在废墟中,无法找出。一名受灾较轻的村民从家里翻出来30斤马铃薯,主动分给村里的50多口人,大家都舍不得吃,都留给了孩子们。

灾后第二天,张艳青在昆明打工的儿子赶回了家,专门带了5公斤饼干。大人们依然舍不得吃,每人只拿了一块,剩下的也都留给了孩子。

地震当天及随后的两天,震区都有雨,村民们临时搭建了几个简易棚子,只能容老人、妇女和孩子勉强躺下。为了腾出地方,也为了防止棚里的人被雨淋到,男人们则围坐在棚子周围,用手举着塑料薄膜,很多人一夜未合眼,33岁的村民付茂国为此得了重感冒。昨日下午,一支来自重庆的民间救援队伍送来救援物资。因物资有限,付茂国3岁的儿子没有抢到泡面,有些失落,5岁的哥哥安慰他说:“没啥,都会有的!”

在光明村八社,有50多名村民则过得有些“奢侈”。记者赶到该社时发现,村民们正在吃肉。原来,地震两天后,救灾物资依然难以抵达,62岁的村民柏兴财招呼村里几个胆大的后生,进入自己部分倒塌的房屋里,从猪圈里抬出已经被砸死的猪,这只100多斤的猪,足够村里50多口人至少吃两顿。“这个时候,哪家有吃的,那不都得拿出来分,总不能看着别家饿着吧?”柏兴财说。

钢混房子安然无恙土木房子全都倒了

记者在震区走访发现,鲁甸县县城绝大部分房屋毫发无损,但在一些村庄,土木结构的民房大部分完全坍塌,而钢筋混凝土房屋则安然无恙。地震造成伤亡,是不是跟房屋质量有关?

“最主要还是地质灾害,其次才是房屋抗震能力。”记者采访了在灾区考察的一位中国地震局专家,他告诉记者,此次地震区域处于山区,土质疏松,地质灾害频发,本身就很容易出现滑坡泥石流,而很多民房又建在半山腰或山脚下,一旦出现滑坡泥石流,很容易造成人员伤亡。再者,从房屋质量角度讲,房屋分为土木、砖木、砖混和框架结构四种,一般砖混和框架结构房屋都有梁柱,比较坚固稳定,抗震等级高,而土木和砖木则十分脆弱,抗震等级十分低。

昭通市从2000年至今已经发生3次地震,有了前两次教训,为何不提高房屋抗震等级?

专家表示,前两次地震的震中都不在龙头山镇附近,对这里的房屋安全并未构成威胁,而在前两次地震中损失惨重的鲁甸县县城的房屋抗震等级则明显很高,提高偏远山区的房屋抗震等级需要当地政府统筹考虑。

(原标题:要饿一起饿要吃一起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