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榆林市长:经济增速下降是大环境所致

近两年来,因受大环境影响,作为陕西经济增长的重要极,榆林的经济下行压力大。在此背景下,今年以来,个别媒体对榆林做了一些不尽客观、不符合实际的报道,引发了外界对榆林发展的担忧。那么,榆林经济社会发展的真实情况如何?9月17日,人民网陕西频道专访了榆林市长陆治原。他坚定表示,榆林作为陕西经济增长重要一极的地位不会改变。

说热点

经济增速下降 主要不是榆林自身问题

此前,有媒体将榆林经济增速下降迅猛的原因归结于榆林自身发展出现问题。对此,陆治原当即否认。他说,从发展规律看,经济发展是波浪式的,有起有伏。过去受西部大开发政策牵引,榆林出现了井喷式的发展,特别是前几年全球、全国经济高速增长,榆林作为能源经济也不例外。反之,近两年来,受国际国内下行环境影响,榆林经济下滑同样不可避免。

“榆林的经济以能源经济为主,能源经济占工业经济的比重达70%左右。因此,榆林经济增长深受价格影响”,陆治原告诉记者,今年,全市19种主要工业产品中,只有原油、天然气、火电电价、原盐4种产品价格与去年持平,原煤、兰炭、聚氯乙烯、精甲醇、电石、烧碱、金属镁、铁合金、原铝等13种产品价格全部下降,平降幅达15%——20%。“以煤炭为例,最高时每吨450—500元,现在下跌到每吨240元左右,每吨下降200元。今年榆林的煤炭产量约3.7亿吨,如果每吨下降200元,就是少了700多亿元的增加值。拿去年来说,榆林全年完成煤炭产量3.4亿吨,每吨下降200元,就是少了600多亿元的增加值,如果把这600多亿元的增加值算进去,我们去年的GDP就很大了。所以榆林经济增速下降,不是榆林经济自身出了问题,而是国际国内大环境所致,特别是煤炭价格下降所致。”陆治原说。

楼市健康发展 起伏在合理范围内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榆林楼市或将“崩盘”。对此,陆治原当即给予否认。他告诉记者,截止去年底,榆林共有房源23万套。其中:城区已办房产证住房建筑面积1352万m2(13万套),已建成未办房产证住房建筑面积约596万m2(5万套),在建住房面积514万m2(5万套)。“按每个家庭平均3.5口人计算,70万城区人口除以3.5等于20万套房子,这和23万套房源相比处于合理范畴,房屋空置率仅为10%-15%左右。”陆治原强调说。

价格下跌是媒体“崩盘”论的最主要的依据之一。对此,陆治原表示,榆林房价下跌与三个因素有关。首先,房价下跌是个大气候,目前,除了一线城市外,二、三线城市大部分都在跌。其次,与前几年相比,榆林路网建设日益完善,房地产好的地段多了,房源也就多了,供求关系的变化决定着榆林房价必然会下降。再次,与全国其他地方不同,榆林面向农民实行的是特殊的分段征地模式,每一块地均被分为三个部分,公共用地、农民返还用地及生产建设用地,其占比分别为40%、40%、20%。这两年,农民纷纷拿返还地跟开发商合作搞房地产,房子多了价格自然就下来了。“我觉得房价便宜下来是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好事。”

针对媒体所说的“榆林房价每平方米降了几千块”,陆治原也进行了辟谣。他告诉记者,大部分楼盘其实都没怎么降,有些房企通过送车位、送装修等措施,适当调低了价格,但幅度没有外界说的那么大。此外,针对前不久出现的“房闹”现象,陆治原说,这一问题产生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个别炒房人因市场波动而无理取闹,这是不对的,榆林会依法保护开发商的合法权益。二是个别开发商擅自更改设计或容积率变,这也是不对的,政府一定要加强监管,要求全部改正,确实改正不了的要按照有关规定予以赔偿。

“总的说来,榆林房地产的起伏完全在合理范围之内,空房闲置率也在合理范围之内,房价趋于平稳、合理,整个房地产市场是健康的。”陆治原说。

钱市风险可控 民间借贷损失率低

“榆林市经济大崩盘”“榆林市富人大逃亡”,这是日前个别媒体对榆林民间借贷负面效应的描述。对此说法,陆治原并不认同。他告诉记者,榆林民间资本保守估计约有2000多亿,民间借贷损失率大概是2%左右,这与银行5%的正常不良债务率相比,已经是很低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它对榆林经济的影响并没有外界说的那么大。榆林民间贷款资金的90%投向实体经济,以钱炒钱,以钱炒房的很少,只要经济有所好转,这些危机就有可能化解。

据陆治原介绍,自2012年民间借贷危机显现以来,全市共立案非法集资案件110多件,涉案金额119亿元,涉及群众2万多人。他说,民间借贷爆发后,榆林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打非领导小组,市上由市长挂帅,县上由县区长挂帅,专门处置非法集资问题。

陆治原告诉记者,榆林坚持群众观点、依法办事、分类处置、标本兼治“四项原则”处理民间借贷事件。其中,群众观点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收回散户的钱,尽最大可能进行赔付。依法办事就是依法处置非法集资案件。分类处置就是根据资金流向分别处置,若资金投向实体经济且实体经济存在,就扶一把,待其恢复后再行兑付;若是用于欺诈和挥霍则绳之以法。标本兼治就是从出路上下功夫,争取国家在神木、府谷等县区搞金融改革试点,创办民营银行、村镇银行,打破目前金融系统的垄断局面,从根本上解决企业的贷款难、融资难问题。

针对网上“榆林人的钱都外流了,富人都大逃离”的说法,陆治原也给予了回击。他告诉记者,截止8月底,全市银行储蓄2500多个亿,全市单位存款余额1277亿元,全市个人存款余额1226亿元,同比增长12.51%,较年初增加117亿元。其中:神木县8月底银行存款700多亿,其中居民个人存款余额355亿元,较年初增长28.74亿元,增幅8.79%;府谷县8月底居民存款余额211亿元,较年初增长了22亿元,增幅11.4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